快速通道

张三丰在温泉的传说

  • 字体
  • 打印本页    |    关闭本页

 

麻雀阿弥托佛

 

 张三丰是明代一位法术高强的道士,他不修边胡,人称“邋遢和尚”。明成祖朱棣皇帝,几次派人和他联系,想求见他,可他却云游到长磏寺,拒皇帝于千里之外。

 这位“邋遢和尚”,寓居长磏寺期间,也不大遵守道家的清规戒律。传说十月的一天,阳光灿烂,晴空万里,长磏寺附近一莫姓人家的晒坝上,用晒席铺着黄灿灿的稻谷。这莫姓人家,煮的醪糟酒远近闻名,特别好吃。张三丰初到长磏寺时,这家主人请他去吃过一回,从此就再也无法忘记。这天,他走出长磏寺,信步来到莫家晒坝,不由想起了那清凉芳醇而又甜中带酸的酒味,可主人没有开口请吃,自己也不便主动讨口。正想着,他看见晒坝旁边的树荫下,莫家那个叫莫坤的男孩,拿一把小弩弓在瞄准树上的麻雀,便向树荫走过去,和莫坤玩了起来。他在地上拣起几粒小石子,随便耍了几个小戏法,就把莫坤逗乐了。

他问莫坤:“你想不想学?”

莫坤说:“想学。”

“我教你,但你得把你家的醪糟酒给我舀一碗来,算是拜师酒。”

“要得。可是我要看谷子,不能离开!”

 莫坤看谷子,不是防人偷,而是怕麻雀吃。原来,这一带的麻雀多得不得了,谷黄时节,它们成群集队飞到田中啄食,啄得农家心痛。人们在田中竖起许多稻草人,可那雀儿精灵得很,知道那是假打,吃饱了肚子,就飞到稻草人肩膀上叽叽喳喳地唱歌。如今,田中庄稼已收尽,这晒坝的谷子,就成了它们觅食的主要目标,所以,家家晒谷子,都要专人看守。看的人,还一步不能离开,一转背,一群麻雀就飞到了晒席上……

张三丰说:“不要紧,你去给我舀醪糟酒,我给你看麻雀,保证一颗谷子也不会被啄。”

莫坤舀醪糟酒去了。张三丰望着房子上和树枝上的麻雀,口中念念有词:“麻雀麻雀,飞肉一砣。啄食庄稼,有些可恶。速去远野,修炼正果。麻雀麻雀,阿弥陀佛……”念毕,那些麻雀一个一个的都飞走了。

莫坤端来醪糟酒,见房上树上没有了麻雀的踪影,好生奇怪,不由问道:“怎么一个麻雀都看不到呢?”张三丰吃着醪糟酒:“是我叫它们飞走的,你们不必再担心麻雀啄食庄稼了!”

从那以后,直到现在,长磏寺和公坪一带,真的没有看到过一只麻雀。

 

画墨成炭

 

有年冬天,张三丰来泡温塘。他不是因“邋遢”而来净身,却是天气太冷,须泡澡取暖。

张三丰洗罢,周身暖烘烘的,顺着石板路,一步一步向长磏寺走去。走到半路,他叩开了路旁一户人家的房门,见开门的是一位老人,就说道:“老人家,我走路渴了,想讨碗热茶喝啊。”

“家里火都没有生,哪有热茶啊!”老人回答。

张三丰走进屋里,见火塘像个冰窖,铺着青篾席的床上放的是块秧毡,一家四口人衣着单薄,在寒冷中瑟瑟发抖。于是说道:“老人家,长磏寺有青杠炭,你去背点回来烤火吧!”

老人和张三丰一起来到长磏寺,没有见到杠炭,说:“你不要哄我啊,这哪里有杠炭呀?”

张三丰拿出一支大毛笔,蘸起砚池里的墨汁,在一张黄纸上随便涂上几道不规则的黑杠,然后把黄纸交给老人,说:“这就是杠炭,你拿回家放进火塘,它就燃起来啦!”

老人不相信张三丰的话,但当他把那张黄纸放进火塘,那画的黑杠就真的燃起来了,屋里顿时温暖如春。直至冬天结束,那火塘的火才渐渐化成了灰烬。

 

温塘无蚊

过去,温塘附近的居民,由于经常洗温泉澡,没有生这样那样的病。可夏天,这里的蚊子特别多,常常一团一团的飞来飞去,那“嗡嗡”的声音,叫得人心烦。有的人,还因蚊子传染上了虐疾。所以,每当傍晚“蚊子朝王”的时候,家家户户都要燃起一堆陈艾蒿芝火,用浓烈的烟子驱赶蚊虫,以减轻被叮咬的烦躁和痛痒。

有年夏天,张三丰路过温塘,有人知道他是长磏寺那个法术高强的和尚,也知道他特别爱吃醪糟酒,就对他说:“张大师,你给我们做件善事,把这里的蚊子收了,我们家家户户都请你吃醪糟酒。”

张三丰高兴地答应了。他知道,温塘坡凉风洞的凉风,是蚊子的克星,但风力不大,所以蚊子依然猖獗。温塘坡上去半里路的地方,有一个与凉风洞相通的洞口,只要在那个洞口加大风力,这边的蚊子就呜呼哀哉了。

那天傍晚,温塘这边“蚊子朝王”的时候,张三丰到了那边洞口,他念动咒语,举起蒲扇,向洞口猛搧了九九八十一扇,凉风洞立刻喷出飞沙走石的冷风,把这边的蚊子吹得无影无踪。

从那时起,温塘再也没有蚊子了。人们非常感谢张三丰,当然也没有忘记对他的承诺。每当他路过温塘,家家都会热情地请他去吃醪糟酒。张三丰也不推辞,哪家先请,他就去哪家。临行,主人还要给他灌一葫芦醪糟酒。张三丰在回长磏寺的路上,总是一面吃着醪糟,一面哼着小曲:“张邋遢,不邋遢,天下才邋遢,咿儿呀儿哟……醪糟酒,不是酒,胜过琼浆酒,咿儿呀儿哟……”


分享:
关键字: 定制
  • 上一篇
  • 下一篇